七乐彩中奖规则图
費維揚:做科研最重要是頂天立地樹人
走過一條綠蔭環繞的小道,就看到清華大學工物館,費維揚所在的化學工程系就在這幢已歷經半個世紀滄桑的老樓上。
中科院院士費維揚:低碳發展需從源頭、過程和尾端控制碳排放
低碳技術和新能源產業已經成為國際科技經濟競爭的新領域,也是我國實現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
【院士圖集】

成長的道路沒有捷徑可走

記者:您剛工作沒多久,就趕上文革,會不會覺得失落?

費維揚:文革對我影響挺大。文革開始時,我正在石油五廠做設備改造。后來全校“停課鬧革命”,我們也被叫回來,我們的老師像汪家鼎先生都進牛棚了,我很不理解。

當時清華情況很復雜,武斗開始后,我就回了上海。不久,我們去江西鄱陽湖邊鯉魚洲接受再教育。這里是血吸蟲疫區,去了三個月我就得了血吸蟲病,住院治療了兩個月。

不久,清華大學200號要上個大項目,學校把我叫回來了,一直到1979年年底回到北京。

文革中,我們沒說瞎話。雖然感到迷茫,但我們在觀察,在思考。我們年輕人還好沒有挨批,不像老先生,他們挺辛苦。但浪費時間很多。好在1969年之后,我就回到200號參加核反應堆工程,業務上影響不是太大。

記者:科研要頂天立地樹人,您對樹人的標準是什么?

費維揚:從大處來說,樹人,在現在就是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那些要求。

我們年輕時的要求比較簡單,身體好,學習好,工作好。當然,也包括愛國奉獻等這些很重要的品質。

對年輕人來說,我覺得現在還是這樣,簡單說,身體好,學習好,工作好,要愛國,踏踏實實地學習,學習的知識能回報祖國。

現在的年輕人很聰明,但有些急于求成。

成長的道路是沒有捷徑可走的。正如馬克思所說,在科學的道路上沒有平坦的大路可走,只有在崎嶇小路的攀登上不畏勞苦的人,才有希望到達光輝的頂點。

鍛煉身體也很重要,需要全面發展。清華一直對鍛煉比較重視。我現在沒時間鍛煉身體。不過,我每天騎車上下班,有時走走路,算鍛煉了。

記者:您對學生的教育中最看重什么?

費維揚:就是教書育人。本科生、研究生,我給他們講一講課。我帶的比較多的是博士生,至今,一共帶了三十多個博士生。一個是他們要選好題,我們的選題還是按照學校一貫的科學理念,頂天立地,按照國家的重大需求和國際學術前沿,題目都比較好,學生也比較感興趣。在品質上,要求學生嚴謹踏實,把工作做好。我們的學生現在都還不錯。

記者:您父親曾是上海財經大學教授,您家是書香門第,有家風家訓嗎?您對子女教育最注重什么?

費維揚:我家沒有具體的家風家訓,父親一輩子都是老老實實做人,認認真真做事。他出過書,教學非常認真。這給我們創造了很好的學習條件,從小就有個很好的熏陶,做事情都比較認真。

教育子女,主要看他們自己喜歡了。我在清華,他們在清華附校念書比較方便,教育比較好。老大讀的是北京理工大學,老二是北京醫科大學,他們受到比較良好的教育,底下(指其他的)就靠他們自己了。

記者:很多科學家也都有很廣泛的興趣,您喜歡彈琵琶和拉二胡,這對科研有什么幫助?

費維揚:我覺得這挺重要的。

我小時學過二胡,進清華后,我參加了民樂隊。當時彈琵琶的同學快畢業了,因為我學過古琴,老師就說你學琵琶吧,我就學了段時間。

民樂非常好,旋律非常美,確實對培養情操非常有好處,民樂和我們的傳統文化,祖國的大好河山緊密相連的。傳統文化比如詩歌,像李白杜甫的詩歌,學了之后,就覺得咱們的文化傳統確實非常好。

不過,現在我也沒時間彈了,但我比較喜歡,累了就放點音樂,休息一下。琵琶我最喜歡《春江花月夜》、《陽春白雪》,二胡我最喜歡《良宵》、《光明行》。(您知道平湖派琵琶嗎?)平湖派琵琶我知道的。

記者:您和平湖、嘉興有合作項目嗎?

費維揚:有一點。嘉興開科學交流會,把我們找回去了,在嘉興做些交流。2013年,我們學校和乍浦港區浙江信匯合成新材料有限公司建立了院士工作站,解決橡膠生產的環保問題等領域展開合作,我這里有幾個年輕教授,做些改造項目。

記者:這幾年您經常回家鄉,對家鄉有什么印象?

費維揚:變化很大。我出生時正值抗戰,我被送回老家,我祖父住在方橋附近,外婆住在迎恩橋(?)。那時平湖小橋流水,水很清澈,環境很秀美。中學時,祖父母都還在,我還經常回去。 現在變化很大。現代化發展快,城市面貌不一樣了,原來江南小鎮的風貌保留得不多,只有南河頭那里還有些地方,挺可惜的。當然,這也是發展的一個過程。 現在回家鄉不多,差不多每年一兩次。我去的比較多的是港區。家鄉希望我們在港區做工作站,我選了科技含量比較多、效益還不錯的企業,先幫他們的科技創新,進一步發展。 港區發展得很快,不過,引進項目時,要由以前的注重速度、規模的粗放型發展,向質量效益的集約型發展轉型。 現在強調綠色發展、循環發展、低碳發展,要保證平湖生態發展,我覺得咱們還可以做些工作。平湖原來不是叫金平湖嗎,這是非常好的環境,非常美,希望以后不光經濟發展,環境也能越來越好。

記者:您對家鄉青年學子說幾句話?

費維揚:教育非常重要,要注重教育。現在年輕人條件好,有些可能會有些嬌生慣養。我希望年輕人在年輕時,還是要刻苦學習,為以后打好基礎。中小學的基礎非常重要。家長也要嚴格要求,讓年輕人努力學習,為以后成才打好基礎。我想家鄉人還是很聰明的,條件很好,以后肯定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一代比一代好。

七乐彩中奖规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