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乐彩中奖规则图
姜文漢:我一生中有三次改行
    這是4月的成都,位于城市南郊牧馬山上的中國科學院光電技術研究所里,中國自適應光學的奠基人姜文漢在說起他走過的人生,近80歲的院士面色安泰,臉上帶著一絲笑意。
巧借神鏡三分力 精還廣宇萬世清
    姜院士說,正是母校的悉心培養使他們具有扎實的基礎知識、寬泛的思維方法和嫻熟的動手能力,這一切為他們在不到10年的時間就在自適應光學的領域取得實質性的成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院士圖集】
“機遇對每個人都存在,這就是社會的需求。”

記者(下簡為記):最近習總書記接連說起了“鄉愁”,說要有青山綠水,故鄉給留下了什么印象?這么多年離家在外最想念老家的是什么?

姜文漢(下簡為姜):平湖是一個很有田園風味的一個小城。我家在十字弄,在當年平湖城墻的西南角。
我想念家鄉的菜。尤其現在,新蠶豆,馬蘭頭(笑),竹筍。昨天我還在說,四川的竹筍怎么沒有江南的好吃呢?四川的竹筍這么粗,很老;平湖的竹筍很嫩、很鮮。

記:您說對您童年影響最大的是母親,受過新式教育的母親如何來培養您對科學的興趣?

姜:母親是離平湖不遠的嘉興新豐鎮人,接受過新式教育。母親最初給我啟蒙教育,比如加減乘除、認字。我六歲上小學,上的是三年級,小學一二年級我是跳級的。因為母親已經教會了我基本的算術、認字。到了初中,她很支持我去買書、看書,希望能夠增加我的知識面。我記得當時買的書、雜志,像《中學生》之類,都有介紹科普知識。
母親生的成活的第一個孩子就是我,對我寄予很大很大的希望,應該說她最關心的孩子就是我,總是教導我要好好學習。當然,她對我要求的學習力度不及現在的父母,現在的父母都是跟著孩子一起學的(笑)。

記:當年因為家庭成分不好,導致蘇聯留學沒去成,當時覺得委不委屈?

姜:那沒辦法啊,讓你不去就不去唄,只好選擇了當時最受蘇聯影響的哈爾濱工業大學。跟我愛人結婚,也是因為出身費了很大周折。

記:你們當年的戀愛是怎么談的?

姜:我和愛人是大學同學,同班的,實習都是一起的。那個時候也說不上是談戀愛,只是互相朦朦朧朧有些好感,后來工作分配到一起,才開始談這個事兒。當時,組織上不同意,她家里也不同意,不過最后還是批準了。(她喜歡你什么?)她喜歡我能干,聰明,踏實。

記:您去了哈工大,選了最辛苦的鑄造工藝和設備專業,為什么選這個專業?

姜:我們那個時候是服從組織,聽組織的話。當年我們一二年級不分專業,三四年級才分專業,當時組織上號召,你們應該去報艱苦的專業。其實當時我報別的專業也是可以的,但是艱苦專業就報這個專業吧。

記:在哈工大您是一個怎樣的學生?

姜:我在班上是學習最好的學生之一,當時還入了團。 記得第一次到哈工大,從上海上車,到天津下車,然后轉車,第二天到哈爾濱。到天津時,正下大雨,拿著行李,沒地方住啊,旅館也找不到,就在車站呆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到哈爾濱。哈爾濱那時候是九月份,天已經比較寒了,好像比現在冷,冬天達到零下三十度。(笑)

記:您看您幾次改行都能轉成內行,您的自學能力特別強,在工作中自學有什么心得?

姜:我的三次轉行,每次轉行都要花很多心血補充沒有學到的東西。從鑄造到機械,就要學很多精密機械的(知識);從機械轉到光學,也要把光學的知識學到;從光學轉到自適應光學呢,自適應光學是一個高度綜合的(學科),精密的光學檢測等都需要花很多力氣去補充的。在工作中學習是最有效的,因為你會帶著問題學,領會得也深刻。很多東西如果不帶著問題,老師講了一個學期,你還不知道他在講啥。

記:回顧您這一生,最幸福的時候是什么時候?

姜:最幸福還是改革開放以后,我們的事業欣欣向榮。 我(個人)以工作為重,現在還是每天上班,不工作,我簡直不知道怎么過了。個人來說,(最幸福)大概是跟我愛人結婚的時候,但后來文化大革命,政治風暴不斷,所以沒有什么時間……

記:你們夫妻都是工作狂,對子女教育這塊是怎么做的?

姜:對于子女教育,我們是有欠缺的。因為當時上學的時候是在山溝里頭,學校水平不高。特別是我的女兒,我們也沒太管她,所以她高中畢業后沒考上大學,念了電大,她后來靠自己努力去讀了碩士、博士。 現在我一個孩子在美國,一個孩子在北京,他們都有博士學位。

記:您是我們國家自己培養的院士,您也有孩子在美國,現在很多家長都想把孩子送到國外去,您怎么看?

姜:在孩子還沒自制能力的時候,到國外去學,特別是去念初中、念高中,我不太認同。如果國外有很好的大學去學,我認同,但如果是為了混張文憑,我覺得不如在國內。我的孩子是2000年去美國,我覺得他最有活力的時間貢獻給美國人,并不是好的,在美國已經十幾年了,還是個打工者的身份,不會去接觸更高的東西。如果在國內,他肯定是領著一幫人在干活了。

記:您說一個人要符合國家社會需要,才能充分發揮個人才能,現在年輕人可能都追求實現自我價值。

姜:追求實現自我價值,當然也是積極向上的,但是很多情況下,這個自我價值是受社會環境的約束的,你要完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是不太可能的,不能過分強調。
常常講一個人的成功,一是靠勤奮,二是靠機遇。我想機遇對每個人都存在,這就是社會的需求。關鍵是如何抓住這個機遇,如何使自己的才能在具體的、現實的社會需求中找到發揮的場所,如果徒有很好的才能而不去主動適應隨著形勢變化而出現的新情況,只希望社會來適應自己而不是自己去適應社會,那么成功的機會放在面前也會丟掉的。我想從這樣來理解“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到今天仍然是有十分重要意義的。

記:你們這代人出生在戰亂,成長也是在窮困的年代,但是你們為新中國填補了空白。

姜:時勢造英雄。我們這代人真正受教育都是在解放后。解放后國家建設的需要才會造出那么一批人,所以我覺得是時勢造英雄(笑)。

記:你這一生有那么多榮譽,最看重哪一個?

姜:是2000年全國先進工作者,這是國家獎項,還有科學院的杰出成就獎,科學院每年會評給個人,這是肯定了我一生的工作。

七乐彩中奖规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