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乐彩中奖规则图
沈保根:中關村里的磁性材料專家
沈保根已在物理研究所工作了近40年,63歲的他,在兩院院士中還是“年輕人”。
沈保根:全面提升我國戰略性金屬資源再生利用效率
中國科學院院士沈保根強調,要站在國家戰略高度、行業全局角度看待戰略性金屬資源再生利用科技專項的編制工作。
【院士圖集】

年輕人,眼光要看得遠一點

記者:文革時,知識分子被打成臭老九,您為什么堅持自學?

沈保根:我根本沒想到還有機會上學,只是因為喜歡讀書。輟學后,我十分傷心。母親雖然不識字,但她認為讀書很重要,這一觀念非常明確。老師要我多學,我覺得挺好,有什么就看什么,不為考試準備,但確實在考試時發揮了作用。

記者:在國家的動蕩時期,為什么還能培養出那么多人才?

沈保根:和很多因素有關。大師是需要被認可的,現在進行研究的年輕學者,如果他們的成果被后人認可,也可能產生大師。 那時的大師,分幾種。 一種是兩彈一星,他們為了國家安全和強大,要承擔這個責任,需要很多科學家,一下子涌現出很多大師。大師是需要人文素養、科學知識和奮斗精神,他們帶著兩彈一星精神,到大西北一輩子,甚至連家人都不知道他在干嘛。文革后,迎來了科學發展的春天,老百姓對科學家非常尊重,出現了陳景潤這樣的數學大師。 確實有一代又一代科學家,什么都不考慮,一心進行科學研究和培養年輕人,現在確實少了。

記者:您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多次談到高校教育。近年來,一直有種說法,現代大學生,有知識沒文化,

你覺得大學教育最重要是什么?建議?

沈院士:高校教育主要分教學型大學和研究型大學。現在家長對孩子進好學校的期望太熱烈,當然不能說完全不對,但若是為了好工作,好前途,學些沒興趣的東西,為了應付考試,那考完后還剩什么?教育上的問題,和我們社會的認識是有關聯的。 現在我們也在做試點,希望有所改變。國科大招生不多,但專門培養科學家,教學模式也不同。教育值得思考,需要改革。 我們培養一個人到底要干什么?這是一個價值導向問題。

記者:您曾說研究生培養,要考慮科學精神與人文精神的培養,要讓人文精神擔任燈塔,人文精神對科研有何作用?

沈保根:我沒有機會念很多人文類書籍。但我認為好的科研人員,他的素質應是多方面的,掌握科學知識僅是一面,其他人文科學,包括科技、文化發展歷史,都應有所了解,這是基本素質需要。因為工作關系,我與楊振寧、李政道都有些接觸,他們的歷史人文認識都很深,聽他們做報告,是種享受,這才叫科學大師。兩彈一星的科學家,人文素質也都好極了。不止科研上有創新成就,而應有全方位的文化底蘊,才能夠促進我們科學的發展。

記者:您對子女是怎樣的教育模式?

沈保根:我沒有太多時間來管孩子的事情,現在他早就博士畢業,參加工作,他在中關村理化技術研究所從事低溫工程研究。

記者:您對家鄉印象最深的是?您和家鄉有合作項目嗎?

沈保根:我在家鄉最放不下的就是我母親了。雖然她已經去世了,但她健在時,我每次路過家鄉附近,一定要回去看看她。她對我影響太大了,我7歲時父親就過世了,母親獨自拉扯我們兄弟姐妹四人,很不容易。這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 農村變化非常大。我回來時會去拜訪小時候對我特別關照的老人。另外,接觸多的就是企業了,不過沒有合作項目,偶爾幫著出主意。

記者:請您對家鄉的青少年說幾句話?

沈保根:我們家鄉的學生,是非常向往讀書的。歷史上也出了很多名人,我覺得這樣的精神應該傳承下去。 這里非常富裕,這有好有不好,容易滿足現狀。年輕人,尤其是學生,意識要放得更高一些,眼光要看得遠一點,對國際上發生的事情,不能僅僅只是關心,還要思考。為什么學?要把學習和國家民族的富強聯系起來。不能只考慮個人,要考慮到社會發展、家鄉發展、家庭發展。 現在父母對孩子的要求各種各樣,有些父母順著孩子的個性培養,非常好,但也有些父母逼孩子做不愿做的事情,我覺得是適得其反。 我希望家鄉的孩子,有信心和決心,從事科研,為科學的發展努力。科學發展是國家富強的希望,社會發展、經濟發展離不開科學事業的發展。更多的年輕人,尤其是孩子們,要敢于承擔這樣的責任。希望更多的孩子走到這個道路上。

七乐彩中奖规则图